返回

女友系列小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女友系列小说 (第1/3页)
    

刑部依旧被围着,士子们愤怒难当,三翻四次要冲进去,要蔡京给个说法。

没人敢惹这些人,生怕闹出点事情,点燃他们的怒火,一发不可收。

好在,各部门开始行动,对这些士子展开劝说,勉强稳住局势。

刑部里,这些人用尽手段,终于弄来一些吃的,安抚着被堵住的大小官吏。

蔡京十分煎熬,除了等,没有一点办法。

吏部不动如山,正在准备出台完善版的‘考铨法’,这是今年‘新法’的重头戏。

可以说,朝廷因为蔡京的一道奏本,被搅和的乱七八糟,但还能镇定,在焦虑的同时,继续推进政事堂拟定的既定计划。

到了傍晚,徐幸隆从开封府出来。

他只是被‘训诫’两天,在开封府的一间偏房喝了足够的茶。

被外派到开封府的周韬,背着手,鼻孔朝天,送徐幸隆出来。

门外,一群人早就在等着了,眼见徐幸隆出来,当即热情洋溢的疯涌而上,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,都抬着手,一脸激动的道:“徐兄!”

“徐兄高义!”

“徐兄真是我辈之楷模!”

“徐兄临危不乱,临阵不退,风骨昭然,必青史留名!”

“徐兄,大事未成,还得继续奋进!”

徐幸隆被关了一天,虽然知道外面风起云涌,但看着这么多人涌过来,还是吓了一跳,勉励镇定心神,抬了抬手,没有多说,要自顾离开。

“徐兄,我等备了酒席,还请赏脸。”有人拉住他。

徐幸隆挣扎着,道:“被关了这么久,家中父母担忧,还容我回去告罪父母。”

“徐兄,已经有人去了,但请放心。”

徐幸隆挣扎不脱,却坚持不肯跟他们走,道:“刚刚出来,轻容我换洗一二。”

“徐兄,我们都准备好了。”

徐幸隆被二十多人围着,拥挤着向前走,他极力保持平静的说道:“去去晦气……”

“徐兄,我们等了很久,无需顾忌这些……”这些人根本不给他机会,要架着他走。

徐幸隆是个冷静的人,哪里看不清楚,心里万分警惕,眼见越走越远,忽然大声说道:“我在开封府里写了反对废除科举的奏本,诸位兄台请放开我去拿……”

众人一怔,几乎下意识的停止脚步。

徐幸隆拼力挤出去,跑回开封府。

周韬背着手,一直俯视着这帮人,听着徐幸隆的话,愣了愣。

他一直盯着徐幸隆,可没见他写过什么东西。

转瞬间周韬就明白了,看着徐幸隆急匆匆从身边跑过去,表情威严的扫了眼那二十多人,转过身施施然的进府,对着门旁的衙役淡淡道:“看好了,不准任何人闯进来。”

衙役不吱声,看着周韬走进去,一个衙役一口吐沫吐出来,冷笑道:“什么玩意!”

“就会对我们耍威风,什么东西!”其他衙役也面露不屑与愤怒。

门外那些‘迎接’徐幸隆的人,还站在台阶下,焦急的等待着。

徐幸隆跑回了开封府,见那些人没有追进来,这才松口气。

周韬背着手,慢悠悠的过来,鼻孔朝天的道:“知道怕了?”

徐幸隆心有余悸,这一天来与周韬还算混的熟,这周韬虽然鼻孔朝天,但确实有些见识。

“我该怎么办?”徐幸隆稳住心神,问道。

他肯定是不能出去了,要是被这些人架着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周韬背着手,嗤笑一声,道:“年轻人,你还是太嫩了,你以为你躲着,他们就会放过你?他们有一万种方法将你推上去。”

徐幸隆看了眼外面,听着周韬的话,心里飞速思索着应对办法。

他不能成为别人的刀对抗朝廷,否则必然引起朝廷公愤,仕途断绝!

周韬说的没错,他是第一个点出蔡京奏本的人,成了第一个‘英雄’,他即便躲着也逃不开,必须要想办法脱离这件事!

是的,徐幸隆不是要冲锋陷阵,是要出身而出!

徐幸隆脑中飞转,他必须要摆脱这件事,否则一个月后的应试科举,他极有可能落第!

朝中那些大人物哪一个都是个小心眼,他可还记得前年那个宗泽,明明是状元之才,最后居然只得了一个末等,就是因为得得罪了朝中的那些大人物!

他看着老神在在明显在看笑话的周韬,忽然双眼一亮,说道:“我想写道奏本。”

周韬自认为他是是赵煦钦点的人,到了开封府算是半个钦差,背着手,鼻孔朝天的嗯了一声,有些不屑的说道:“你要写什么?”

徐幸隆定了定神,暗自吸气说道:“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。”

周韬见他卖关子,不满的哼了一声,迈着老爷步,踱着向里面走,说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

徐幸隆点点头,跟着周韬来到一个偏房,拿起笔,斟酌片刻便开始写了起来。

周韬自恃身份,没有去看。

徐幸隆一气呵成的写完,仔细的又看了一遍,这才合起奏本说道:“我从后门走。”

不等周韬接话,他就大步离去。

周韬看着他的背影,又哼了一声,道:“年轻人不知所谓,没有礼数。”他原本以为徐幸隆会‘孝敬’他一点的。

说着他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开封府文吏步伐匆匆,当即大声的呵斥道:“我看过你们写的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告诉那些人,谁敢糊弄事,我立刻写秘奏上呈官家,严厉的治你们的罪!”

那文吏连忙低头,眼神愤怒不屑,嘴上连声称‘是’。

这个周韬来自政事堂,据说很有背景,谁也不敢得罪。毕竟他要是真的能写密奏,他们这些低级小吏哪里撑得住,怕是会被活活整死!

周韬见着,有些得意的哼哼两声,背着手,仰着头,施施然的走了。

开封府内,现在极其的忙碌,他们一边要恢复被烧毁的那些文件,一边还是要做更多的实际准备工作。‘新法’的施行已迫在眉睫,所有人在加班加点,没谁闲着。

徐幸隆悄悄从后门溜走,他揣着那道奏本,见四周无人,快速离开。

就在徐幸隆离开没多久,一个开封府的小吏也偷偷摸摸的跟出来。出了门,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悄悄跟上徐幸隆。

他没有注意到,拐角处一直有几个人悄悄盯着开封府这后门。

这小吏没走多久,忽然间他身后冒出一个人,一个白色毛巾死死捂住他的嘴。

小吏神色惊恐,呜呜的挣扎了几下,就慢慢倒了下去。

随后跟过来的几个人将这个小吏搬到一边的暗处,几个人一直小心地观察四周,见没有人看到,当即将这小吏套上麻袋,无声无息的送上马车带走。

晌午过去没多久,围绕在刑部的士子们或许是被劝说亦或者是坚持不住,有散开的迹象。

但朝野关于‘废除科举’的争斗远没有停止,单单是反对的奏本,足足有上百本,言辞慷慨激烈,说什么都有,还有几道就差指着赵煦鼻子骂他是‘千古第一昏君’了。

临近傍晚的时候,苏轼,顾正洋等人的联合奏本出现在政事堂,联名的人数,包括朝野官吏,勋贵公卿,年轻的士子,在野大家等等,足足五十多人。

舍人房。

沈琦看到了一道有趣的奏本,这道奏本来自于‘第一英雄’徐幸隆。

这位徐公子的奏本,并不是预期那样的反对废除科举,连旁敲侧击都没有,而是十分冷静、客观的分析了科举利弊,还提出了不少改革的建议。

这么一来,他即没有改变态度,也没有彻底得罪朝廷,能安稳的从这件事上抽身而出。

“有趣。”

沈琦笑了一声,将桌上的一叠奏本收拾好,放入盘子里。

这里的奏本,包括了苏轼,顾正洋等人以及朝野众多大人物,有‘旧党’,也有‘新党’。

沈琦端着盘子,出了舍人房,径直出了政事堂,前往青瓦房。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