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前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前进 (第1/3页)
    

孟唐差点没跪下,支支吾吾的道:“小人孟唐禀陛下:小人年少轻狂,依仗家世,目无法纪,行贿朝官……”

只是短短十多句,孟唐就编不下去了。

实在是他爷爷不让他写,本来他已经酝酿准备动笔了,这会儿心慌意乱,根本想不起来。

赵煦看得分明,哼了一声,道:“很好嘛,你的大爹爹在宣德门要弑君,你这将朕的话当做耳旁风,你们孟家还真是诗书传家,明礼忠君啊……”

孟元听的是心胆俱寒,噗通一声跪下,道:“小人知错,小人回去就写,一定写的官家满意,求官家恕罪!”

官家的话太重了,孟唐脖子发冷,满心的恐惧。

他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爷爷那晚会率兵堵住宫门,与官家对峙。官家即便没有亲政,那到底是官家啊,迟早是要亲政的!

等孟元的颤音停下,赵煦道:“我不喜欢你姐姐,原因你应该知道。”

孟唐当然知道,他姐姐是太皇太后选的,他爷爷说过,他姐姐以后的在宫里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。

孟唐头磕在地上,双腿打颤,头上冷汗涔涔道:“小人知道。”

赵煦看着他,道:“我要你上一道奏本。”

孟唐心里一慌,跪在地上没敢动。他在猜测,猜测赵煦会让他上书,上书反对立他姐姐为后。如果他们孟家反对,官家就有理由不接受了,这样一来,这立后的事情,可能就会不了了之。

但他却听到赵煦的声音是:“这道奏本,你上书,建议朕尊崇我生母为皇太后,以全礼法。”

孟唐听着一愣一愣的,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官家,要他上书尊崇朱太妃为皇太后?

这是什么缘故?不是说他姐姐的事情吗?

不止是孟唐懵了,赵煦身后的陈皮与楚攸也疑惑不解,官家不是应该反对立后吗?怎么会联系到朱太妃,这两件事完全牛马不相及啊?

赵佶正吃瓜果,听着眨了眨眼,继续埋头吃。

孟唐满心不解,不敢轻易答应,小心翼翼的道:“小人斗胆,为什么是小人……”

赵煦心里点头,这孟唐倒是聪明,面上却是越发平淡的道:“不用问那么多,陈皮,给他纸笔,现在就写。”

孟唐浑身冰冷,直觉这里面有大问题,暗暗咬牙,没敢应声。

陈皮出门去让人准备,赵煦好整以暇的看着孟唐,道:“不要想那么多了,最终你还是会乖乖的写,酝酿一下措辞吧。”

孟唐六神无主,缩着头,身体不停的发颤,他想要拒绝,却也深知他拒绝不了,眼前的是官家啊,有几个人能拒绝他的要求?

孟唐内心剧烈挣扎着,待到陈皮将笔墨纸砚放到桌上那一声‘砰’响起,他心里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地了,紧绷的心神慢慢松了口气。

孟唐慢慢的站起来,看着赵煦,最后的挣扎的道:“官家,这个,有违礼法……”

赵煦面色不动,道:“你可知濮议?”

孟唐眼神突的一变,十分慌张的躬身,道:“小人遵旨。”

说着,孟唐就坐下来,拿起笔,稍稍镇静便认真的写了起来。

赵煦见着,满意的点头。

所谓的‘濮议’,就是赵煦的爷爷,高太后丈夫宋英宗的故事了。

宋英宗比赵煦还要悲催,他不是宋仁宗的亲子,因为宋仁宗无后,所以过继而来,继承皇位。

当时还有曹太后垂帘听政,宋英宗为了他生父的称呼,也就是地位问题,与曹太后以及外廷文官势力发生了激烈的冲突,最终是以英宗胜利而告终。

这就是赫赫有名的‘濮议’,这件事不止让英宗顺利称呼他生父为‘皇考’,还逼得曹太后撤帘,同时贬黜了那些反对他的官员,彻底亲政掌权!

孟唐显然是知道的,因此没有再做任何挣扎,老老实实的写起了奏本。

赵煦见他写了,微笑着看向前面,现在他突然又有些想听那位陈小姐弹琴了。

陈皮,楚攸则还是疑惑不解,却没敢发问。

赵佶则埋头继续吃,仿佛没吃过东西一样。

不多久,孟唐就写好了,吹了一下,小心谨慎的递给赵煦。

赵煦接过来从头到尾审视一遍,微微一笑。孟唐这道奏本里,通篇都是对朱太妃的歌颂:‘恭谨和顺,育子有成,德行兼备,位分不宜,奏请尊上……’

赵煦很满意,递给陈皮道:“找个人,明天一早送到中书省。”

陈皮接过来,道:“是。”

赵煦拿起茶杯,与孟唐道:“去吧。”

他只是需要孟唐这个特殊的身份,上了这道奏本,其他就用不着了。

孟唐如蒙大赦,噗通一声跪地,道:“小人告退。”

他跪在地上,膝盖不断向后移,直到脚底板碰到门槛,这才起身,又对着赵煦一抬手,急匆匆转身,不多久,门外的走道又响起极重的咚咚咚脚步声。

孟唐很是慌乱。

赵煦笑了声,瞥了眼已经吃完,正在擦嘴的赵佶道:“走,带你去游河。”

赵佶大喜,跳起来道:“走走走,快走!”

说着,他就一马当先的出门,已然等不及。

陈皮犹豫了下,道:“官家,这么晚不回宫,怕是……会有些麻烦。”

赵煦起身,随意的道:“你以为,我们进了这里,明天会没事情吗?”

陈皮一怔,旋即会意的,跟着安排。

楚攸则立马招来人,继续布置保卫。

一阵子之后,赵煦,赵佶四人就在汴河的上善东水门,上了一艘花船。

两岸是灯火通明,人流如织,欢声笑语不绝。河面上光影重重,船舫如龙,歌舞弹唱绵延不绝,照亮了不知道多远。

赵煦坐在船内,看着两岸的接踵而来的人群,听着船上的诗歌唱和,也是第一次真正的体会到这时的繁华与安宁。

他不由倚靠着,拿起扇子,轻轻摇晃。

“这个季节,大晚上的拿着扇子,做作,傻子才会上当……”

突然间,赵煦窗外,一个娇俏的少女看着赵煦的姿态,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
赵煦一怔,坐起来转头看去,却见隔壁的船窗已经放下窗帘,他只看到一个窈窕影子。

赵煦愣了愣,看着手里的扇子。他确实是因为喜欢那些才子们出门摇扇的风流潇洒,这才故意拿来一把扇子,想要体会一把。但,大家萍水相逢,用不着出言嘲讽我吧?

陈皮见赵煦愣神,知道他不懂,凑近低声道:“官家,这里除了游玩,经常也是那些才子邂逅官宦家姑娘的地方……”

‘邂逅’是好听的说法,多半是勾搭、猎艳,演绎风流韵事地方。

赵煦登时会意,想起那姑娘的话,只怕也是将他当做了那等人,不由得苦笑。

楚攸站在船后,如同一个富家豪仆,警惕四周。

赵佶跪趴在船头,冲着岸边正在放花灯的两十五六岁小姑娘,手里举着两个花灯,大声道:“姑娘姑娘,这是你们的花灯吗?我要拆开看看里面写的什么了……”

岸边两个姑娘目瞪口呆,继而一个站起来大叫:“哪家浑小子!给我放回去,不然本姑娘过去揍你,快给我放下!”

放花灯是一种传统,年轻姑娘写着心事或者愿望,岂能让别人当面拆开。

赵佶不理,兴致勃勃的自顾的就要动手去拆开。

对面两个姑娘大急,其中一个更是提着裙子,下水要过来。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