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简便计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简便计算 (第1/3页)
    

朝廷里众人看着,心头暗自警醒,更多的人开始迟疑。

而保守派的吕陶等人则面面相觑,神情凝重。

站到官家一边的人,有这么多了吗?

他们悚然惊醒,还有更多人没有站出来,并且可能不会站到他们一边!

保守派的纷纷看向前面,宰辅苏颂。

声势上压不倒这些人,只能寄希望于苏颂了。

苏颂却默默无声。

保守派心里一凉,苏相公也没办法了吗?

坐在最上面的赵煦,见着情势大好,心情自然跟着好,但忽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——他有些进退两难。

即便苏颂等人不说话了,他也不能开口真的对吕大防动用极刑,因为那些证据与理由,似乎还是不够,说服不了满殿的朝臣,一出口必然群沸。

不说保守派那些人,哪怕是站在赵煦一边的,又能支持他到什么程度呢?

赵煦神色不动,心里却转念:怎么杀呢?

紫宸殿的气氛,再度变得诡异。朝臣们不说话,仿佛陷入了某种无声的僵持。

蔡京瞧准机会,突然出列,大声道:“启奏陛下,臣认为当用严刑!吕大防一党,区区三十多人,抄出家产达一千三百万贯,足以养活全国的官员一年!若是追溯以往,他们每年的贪污所得,可能足以养活军队一年!如此巨贪,古往今来,从未曾有过!若是朝廷能够严厉肃贪,我朝每年至少能节省数千万贯,如此一来,国库再无困顿,百姓不会无依。于国于民皆为大善,请陛下斟酌!”

朝臣们都知道吕大防一党抄出了巨额家产,但是一千三百万贯,还是令他们心头震惊。

这赶上国库一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了!

不等朝臣有所反应,忽然有一个御史出来,沉声道:“启奏陛下,臣有吕大防奏本,呈请陛下。”

其他人没有反应,章惇确实剑眉倒竖,猛的转身,冷声道:“吕大防被羁押于刑部,重兵看守,你的奏本是哪来的!胆敢冒用,殿前欺君,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!”

满殿皆惊。

哪怕是苏颂等人也转过身,没想到这个时候,吕大防居然跳了出来!

赵煦面无表情,眼神冷芒闪过,淡淡道:“暂不追究,朕想看看他写了什么。”

陈皮连忙下去。

章惇目光如剑,简直要将那个御史刺的透心凉。

这个御史浑身冰冷,颤抖不止。他也是被逼的!

陈皮递上来,交给赵煦。

赵煦拿着厚厚的奏本,摊开去看。

朝臣们全都注视着赵煦,心里不自禁的涌起寒意来。

吕大防对这位年轻官家屡次欺辱,这些年从未放在眼里,眼里只有太皇太后。

到了这个节骨眼,吕大防会写什么东西?

赵煦端坐不动,慢慢的翻着。

吕大防这道奏本里,写的几乎全是关于‘新法’的事,通篇都在描述元丰年间的‘天下大乱’,将这些年宋朝内内外外发生的事情,所有的责任几乎全都推给了‘新党’的变法。

涉及内政,边疆战事,尽管没有为他自己辩解什么,字里行间还是看得出,他在扮演一个任劳任怨,老成谋国,辛苦半生,拼命挽回的宰辅形象。

赵煦暗自摇头,党争的最后都是权力斗争,哪还有什么光辉可言。

他将这道奏本放到一边,看向殿内众人,道:“并非是请罪的奏本。说到哪了?”

众人都在盯着赵煦手里的奏本,心里依旧惴惴不安。

吕大防到底是宰辅,他要真的写了什么秘闻或者举告什么事情,很可能会惊破天!

蔡京皱眉,他没想到会出这个幺蛾子,让他立功的机会化作乌有。

刚想进一步,突然间,又有人出列,道:“启奏陛下,熙河路经略使陈溪有本奏。”

赵煦看着出列的那人,审视片刻,笑着道:“怎么?经略使的奏本,现在也有人代劳了?呈上来吧。”

殿中人神色立变,全部转头看着出列的人,以及举着的奏本。

陈溪,是吕大防的门生!

熙河路是边疆,与秦凤路接壤,再往东就是环庆路!三路练成一线,是防御西夏以及吐蕃最重要的边防路!

这是边疆大帅的奏本!

他会写什么?为吕大防申辩吗?他要是申辩,朝廷以及官家该怎么应对?

要知道,大宋朝不是没有边帅叛逃!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