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格雷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格雷格 (第1/3页)
    

李博知面无表情,在他们的怒喊声中,在场的众人惊疑不定中,淡淡的道:“诸位员外以及乡绅,本官的话说的很清楚了,要是谁还有侥幸,下场就跟他们一样。”

所谓的‘员外’,是‘员外郎’的一种变称,是在正官之外,后来逐渐演变成士绅大户,有名望的一些人的特称。

不少人脸色发白,有些人似乎想要站出来,却被人悄悄拉住。

众人看着李博知,秦善以及林静襄三人,感觉到了杀气腾腾,暗自压着心惊,没人再说话。

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危机,面色惶惶,心里焦急的想着应对之策。

李博知三人见这些人冥顽不灵,没有废话,直接颁布命令。

一边是巡检司在阳武县开始‘清扫’,一边是林静襄在阳武县以拉网式的方式‘剿匪’。

双管齐下,声势浩大!

祥符县。

知府衙门的后院内,二十多个保长,甲长,村长外加一些本地豪绅等被聚集在一间大房子里,门外是衙役,再有就是刚刚抵达本县的巡检司,一个个凶神恶煞,刀鞘半出。

其中一个豪绅,大冷天的擦着头上的冷汗,对着门旁的看守衙役,陪着笑道:“差爷,我们都坐半天了,不知道知县老爷什么时候来见我们?”

衙役头都不转,道:“等你们拿出完整的田亩账册之后。”

一众保长,甲长等缩着头,窃窃私语,他们早就暗暗勾连,组成联盟,只交出一部分,真正大头的,打死也不能交!

那豪绅一脸焦急,话音充满不安的道:“那,什么时候让我们回去?府里还有很多事情,还有一位相公在等我入今晚的席……”

衙役充耳不闻,理都不理。

这豪绅嘴里的所谓的‘相公’,自然不是朝廷里的相公。

这豪绅吃了个钉子,转了回去,如坐针毡。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头上冷汗就没有止过。

祥符县后院的正厅里。

祥符县知县,县城以及巡检,主簿外加刚刚上任的六房主事等,正在开会。

吏房主事冷笑,道:“有什么好说的,这些人以为藏着账册,我们就没办法了?直接清丈,让人认领,一段时间无人认领,直接充公!”

“这个怕是够呛,有些人远在千里之外,得到消息,再赶过来,说不得得半年时间。”户房主事道。

“那总有人收租,看地,种地吧?他们难道不知道东家是谁?”

“我担心的就是在这里,现在那些人都是人精,悄悄转手也不一定,再说了,谁家没几个人下人,挂个名,我们能怎么办?只要他们拖着,这田就丈不清楚。”

“我看,关键还是这些村保甲之人,地去了哪里,他们最清楚!中间的买卖,绕不过他们。”

“一个个审,总能撬开一些!先从撬开的丈量,而后慢慢审,也可以选新的保甲,不怕没人说话,更不怕找不到账簿!”

祥符县知县等人听着,暗自点头,虽然这些人都在述说困难,却没人退缩,都在说着种种应对之策!

“好!”

祥符县知县沉声道:“那就这么办,先拿他们其中的一些人问罪,撬开他们的嘴,边丈量边审。他们那些破事,一抓一个准。巡检司,交给你们来!”

巡检司巡检立刻起身,朗声道:“下官领命。”

在场的大小官吏听着,激动又心惊,这般的事情,在以往是绝难想象的,现在却是理所当然,没有几个人觉得意外或者难受。

中牟县。

丈量队不知道第多少次来到这个桥,对面的年轻人同样次数的堵路。

不同于前面,这一次,丈量队信心满满,年轻人则神情凝重。

因为丈量队后面,跟着二十多个巡检司衙役,这些衙役隶属于兵部,归属兵部,地方双重管辖。

年轻人自然不是盲目来堵路,看着老熟人的丈量队队长,客气的抬了抬手,道:“哥哥,并非兄弟要为难你们,实在是情非得已。今天,你们要是过去了,我们少不得被打断腿。相比于被抓进牢里,你会怎么选?”

丈量队的队长也抬了抬手,道:“你倒是会做人,其他地方的丈量队被各种陷害,挨打,消失的都不少,既然你想坐牢,就放下东西,跟他们走吧,我们进去。”

年轻人依旧抬着手,一脸的诚恳,道:“这个没问题。不过,我提醒你们,我们这个村子有几百年了,全都是一个姓,外人进去,怎么死都没人知道。”

对于这样的情况,丈量队的队长很清楚,更不意外,全大宋都是宗法制,一个祠堂拴住几百甚至上千人。

‘乡’这个字,最小单位就可以化为‘祠堂’。

丈量队的队长道:“这个你无需担心,不用多久,朝廷的剿匪军队就会到,如果军队都进不去,那就是形同谋逆了。”

年轻人脸色变了变,明白现在情势已变,由不得他了,直接让手下人放下了手里的‘武器’,从从容容的过了桥。

巡检司的人看着,心里暗自警惕,将这些人锁拿好,其中一个衙役与那队长低声道:“今天还是不要进去了,等明天,我们多带些人来。”

这种封闭的村子,他们要是强行闯入,真有可能发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事情。

丈量队的队长看着前方看似山清水秀,实则幽暗不明的村落,道:“你们先不要走,看着我们进去,一枝香时间,我会派人来传话,如果没有,你就通知剿匪军。”

那衙役顿时明白他要做什么,不由紧张道:“何须这样冒险,等剿匪军过来也不迟。”

队长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多少时间了,按照朝廷的规划,进度是一点都不能停的。”

衙役不再多说,目送他们这群人进村。

不说巡检司的衙役,就是之前拦路的年轻人也面露紧张。

村子里很安静,衙役们焦急等待,一炷香时间,终于看到丈量队的人出来,众人这才松口气。

“没事了,明天开始丈量。”丈量队的队长,神色凝重,语气却又轻松的说道。

衙役们点点头,都知道,哪怕同意丈量,后面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事情等着。

太康县。

太康县的进展最为迅速,巡检司的衙役,带着人,横冲直撞,丈量队的人在一处处田头做着标记。

这一次,他们轻松找到了地方,没人忽悠他们,没人暗中尾随。

巡检司二百多人,拉了一条长长的线,拔出刀,在村子里来回走动。

那些保长,甲长,士绅大户,这会儿全都失踪了。

而作为开封府核心的开封县,剿匪行动轰轰烈烈,拉网式清剿,外加巡检司配合,短短一天,就清除了数个山头,抓捕了盗匪,以及勾结的官绅上百人。

这一举动,狠狠镇住了一些人。

这种彻底的‘土地行动’,激起了士绅阶层的强烈反应,哪怕只是在开封府范围内。

朝野里的反对声日渐增大,反对力量与日俱增。

元月二十二。

慈宁殿。

高公绘带着高家子侄三人,跪在殿中。

高太后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的俯视。

高公绘抬头看了会儿高太后,又低下头,道:“姑姑,高家的祖产多在北方,其中祥符县,太康县最多,还有京东路等,侄儿……深为担心。”

“你担心什么?”高太后淡淡说道。

高公绘低着头,道:“外面都在盛传,这‘方田均税法’,丈量田亩是第一步,后面就是要收税,还要追缴二十年……”

高太后表情漠然,静静看着高公绘。

周和在一旁看着,心里轻叹。太皇太后一直想清静,不理朝政,可这一桩桩一件件,全都找上门,想躲都躲不开。

周和不知道外面那些传言的真假,他猜测,太皇太后也不清楚。

福宁殿那位官家,行事向来蔑视祖法,他要是强行征税,纵然难以接受,却并不意外。

高公绘与几个侄子悄悄对视,跪在地上,不敢说话。

因为高太后与赵煦的‘敌对’关系,高家人不敢去找赵煦,加上朝廷里没人庇护,最终只能求到高太后头上。

他们高家发迹了几十年,尤其是高太后垂帘听政这七年,那是天下第一外戚,财富增加的吓人,尤其是在田亩这一块,真要清查,其中的‘行贿受贿,巧取豪夺’等等,都得被公开出来。

那时候,朝廷要是清算,他们高家抄家一百次都不多!

高太后眉宇间有些厌烦,也不知道在厌烦什么,沉着脸道:“收税就收税,你们交不起吗?你们要是真交不起再来跟我说,我替你们出。”

自然不会是交税的事情。

高公绘低着头,声音有些小的道:“姑姑,有些地,还是英宗陛下时候的,现在着实难以说得清,且还有先帝所赐予,朝廷这般蛮横的丈量……有辱英宗陛下与先帝。”

周和看向高公绘,面露冷色。

高太后是英宗皇帝的皇后,是神宗皇帝的太后,高公绘一下子搬出这样两个人,着实诛心!

高太后果然面色冷漠,同时,她也听出高公绘话里潜藏的意思,心头怒火更多。

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高太后强压怒火,语气冷幽的道。

高公绘脸角动了下,头磕在地上,道:“姑姑,侄儿认为,有些地可以丈量,有些地不用丈量,官家应该有所侧重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高太后怒哼一声,用力敲了敲桌子,道:“我问你,是要我怎么办?我去求官家吗?官家要是不答应,我就死在他面前,是这样吗?”

高公绘想的则是神宗年间,当初神宗皇帝同样是锐行变法,要丈量田亩,最终还不是被高太后给阻拦了下来?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