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太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太真 (第1/3页)
    

年轻人跪在地上,头也不抬,道:“当初作证的那个衙役,事后服毒自杀,苏相公又是自缢。小人运回家父的身体,发现了诸多伤痕,明显是刑讯逼供,小人请大理寺彻查。”

赵煦歪了歪头,自语的道:“这个话,怎么感觉像是在照本宣科?”

陈皮听着,瞥了眼四周的人,低声道:“应该是事先背诵好的。”

赵煦嗯了一声,他也想到了,心里暗道:这么快,就有人试图为钱升翻案,是不是下一步就是吕大防等人了?

耿儒杰道:“本官是问你,是否有翻案的证据,空口无凭,不足以令本官下令再查。”

年轻人跪在地上,继续一字一句的道:“家父是吕相公的门生,吕相公遭到攻讦,家父只是他们的试水棋子。苏相公到底是怎么死的小人不知道。但小人知道,苏相公的尸体,嘴唇发紫,明显是先中了毒,家父是被冤枉的……”

耿儒杰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休要胡搅蛮缠!本官问的是,你可有什么证据?你这次申诉之后,两年之内不可再申诉,可明白?”

年轻人身体一颤,犹豫了下,继续道:“家父并非是真的有罪,只不过是吕相公的人,陷入了党争,党同伐异,家父无罪……”

耿儒杰冷哼一声,道:“胡搅蛮缠,来人!拉出去!”

当即有衙役上前,将那年轻人给拉了出去。

年轻人一句话都没有再说,十分僵硬的被拖了出去。

“党争?”

“这钱桐想用‘党争’为他爹脱罪吗?”

“异想天开,本来还以为什么事情,原来就是空口白牙。”

“走了走了,听说工部那边准备清理护城河,正招募民夫,不知道我们家那两个能不能去?”

“我也知道,据说钱给的不少,一个月给一吊二百钱。”

“走了走了……”

赵煦见这般虎头蛇尾,面露思索,又暗自摇头,道:“无孔不入啊……”

‘旧党’或者说保守派无处不在,不管朝廷里有多少事情,其他人该做什么,还是在做什么,为吕大防等人翻案,怕是从没有停止过。

“走。”

赵煦只是稍稍一想,便笑着迈入大理寺。这些旁枝末节,已经不足以让他亲自干预了。

赵煦进入大理寺,立马就引起大理寺的震动,七位少卿以及其他大小官员,齐齐都来了。

大理寺扩建后,赵煦还是第一次来。刑恕等七个少卿,小心翼翼的陪着赵煦,一边逛着一边介绍着大理寺的政务。

赵煦看了眼耿儒杰,笑着道:“曹卿家不止一次在朕面前夸奖耿卿家,刚才看卿家审案,进退有据,不慌不忙,确实是大将之风。”

耿儒杰神色如常,抬手道:“臣子本分,官家过誉了。”

赵煦微微点头,这耿儒杰是人才。

他走了几步,转向身侧的刑恕,笑着道:“刑卿家,你说说。”

刑恕是一个面容温和,气质宽厚的中年人,他跟在赵煦身侧,一本正经的道:“官家,目前大理寺的主要任务有两个,第一是清理弊案,目前都在做,预计三个月内完成。第二个,就是大理寺的改革,当前巡回法堂已经拟定好人选,下个月可以出京,主要对北方各路进行先行试验。另外,就是府级大理寺的扩建,臣等正在紧张筹备,四京是第一步,预期三个月内完成,年内,可以完成二十个府左右……”

这些都是既定计划,赵煦踱着步子,不时点头,等刑恕说完,笑着说道:“大理寺,近来的压力不小吧?”

因为‘司马光一事’,大理寺被推到了风尖浪口,弹劾刑恕等人的奏本不知道多少,即便通通被章惇压下,可这些压力不会消失。

刑恕神色不动,道:“臣依律法行事,以公允为目标,臣做得正,行的直,不怕其他人的口舌!”

赵煦回头看了他一眼,见他不是马屁,确实一脸坚毅,赞许的道:“刑卿家的话,朕是信得。今天,朕给你以及其他几位少卿一句话,只要你们坚守住,没有重罪,朕一律给你们撑腰!”

刑恕神情微震,连忙抬手道:“谢官家。”

他身后的一众人,更是大喜,有官家这句话,他们完全可以大胆施为,无需忧虑太多了。

赵煦摆了摆手,笑着道:“于丛林中疾行,必须披荆斩棘的决心,诸位卿家有,朕很欣慰。至于大理寺的向下推行,这个可能更为困难一些。一个是地方上不舍得放权,必然千方百计阻止。二来,百姓的习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。第三,就是执行问题,哪怕大理寺能判,具体执行还是个问题。这里面,需要大理寺与六部,政事堂等通力合作。改革不是单打独斗,要有大局观……”

刑恕等人听着,抬手道:“臣等领旨。”

赵煦停住脚步,看着前面一排的值房,大理寺哪怕扩建,依旧是‘小家碧玉’,没有大衙门的威严豪气。

赵煦沉吟片刻,转身看向一群人,道:“那钱桐的话,明显是有人教他背的。对于这些事情,要警惕,但也不用太在意。朝廷的‘新法’已经上路,要专注于‘新法’的推行。面对舆论,要两面去看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,不要太有压力。不是原则性问题,朕对大理寺的支持,会一如既往。”

这是官家,第二次给他们撑腰打气了。

刑恕作为常务少卿,当即抬手,沉声道:“臣等谨遵圣命,为我大宋司法之公平,长治久安,绝不惜自身,奋勇向前!”

大理寺的官员,现在是不能外调,只能在一个体系内升调。刑恕作为原来的礼部侍郎,主动申请调任大理寺,这般牺牲不可谓不大。

赵煦看着,轻轻点头,抬起左手。

陈皮举着一个盘子,无声走了过来。

赵煦拿开上面的布,看着刑恕等人道:“朕,赐大理寺,圣旨诏书,丹书铁券,非谋逆等大罪,大理寺七少卿,不入罪!”

刑恕等神色大惊,万万没想到,官家居然会赐他们丹书铁券!

一众人愣住了,丹书铁券啊,那是万分贵重之物,无数人向往!

“接旨吧。”陈皮见刑恕,耿儒杰等呆滞,低声说道。

刑恕等人陡然醒转,急急的抬手,齐声道:“臣等躬谢皇恩!”

赵煦在大理寺待了有半个时辰,鼓舞了一番士气,便离开大理寺,前往太学。

太学与国子监都在城南,在御街东面,已经靠近皇城南门。

赵煦离开大理寺,径直来到御街。

陈皮跟在赵煦身侧,低声道:“官家,苏相公,章相公还要一点时间才能过来,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?”

赵煦摆了摆手,道:“叫朱浅珍来。”

‘这一天可真忙。’

陈皮心里想着,吩咐人去找。

赵煦在御街上一路向南,慢慢的走着,观察着两边的商贩。

哪怕朝廷再怎么变,对底层的影响还是有限,如同另一个世界,商贩们,百姓们还是如常的营业,光顾。

“集天下之富于开封……”

赵煦看着,轻声自语,心里却在想,要找个机会,出京去看看。

他对真实的大宋情形其实很模糊,但从各地此起彼伏的‘起义’来看,不容乐观。

不多久,朱浅珍就来了,见到赵煦,欣喜异常,又极力保持镇定,抬着手道:“小人见过官家。”

赵煦看了他一眼,笑着道:“带朕去看看。”

朱浅珍的一举一动都会写简报,上给赵煦,是以赵煦知道朱浅珍选好了地方。

朱浅珍当即领着赵煦,前往他选好的地方,就在御街最中央,只要顺路走就可以了。

“官家,请。”

不多久,朱浅珍就来到了他买下的酒楼前,这里已经有工人在装修,原本的酒楼模样已经不见。

“东家。”里面的工匠,立刻笑呵呵的迎上来。

“你们忙,我们随便看看。”朱浅珍挥手说道。

“诶,好嘞。”工匠应着,打量了赵煦等人一眼,转身进去。

陈皮见赵煦要进去,连忙低声道:“官家,这里太乱了,还是不要进去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赵煦笑了声,径直进去,第一眼,就看到了柜台,柜台有三个窗口。非常的高,即便是赵煦也得垫脚,伸着头才能够到。

“柜台改了,起码要有五个,要低,外面摆上凳子让客人坐,要是觉得不安全,窗户结实一点就是,多派侍卫来……”赵煦说道。

实际上,就目前来说,赵煦根本不担心有人来抢劫。十贯二十贯都得几百斤,没有马车之类,真的太难了。但有了马车,在不大的开封城,藏都藏不住。

“是。”朱浅珍连忙应着。

赵煦向里面走,陈皮以及一堆禁卫不安,警惕的跟在后面。

“这里设置一道安全门,易出难进。这里是清点房,账房……”

“钱库,要在地下,尽量的大……”

“关于计数的方法,我会教你们,找一些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人,不分男女,好好培养……”

“票号要扩张到全国,人才是最重要的,一定要审慎……”

朱浅珍认真的听着,记着,一脸恭谨。

四周忙碌的工匠见着,没有一点奇怪。一眼就看出来,这个穿着看似普通,其实气质特别的年轻人,就是他们雇主的东家。

但他们全都装作没看见,老老实实的做事。

赵煦看着初有模样的票号,心里隐隐激动难抑,若是真的发展起来,作用将不可想象!

朱浅珍站在一旁,见赵煦满脸的憧憬之色,陪着笑说道:“官家,关于票号的名字,小人拟了几个,您听听?”

赵煦看向他,道:“说说看。”

朱浅珍躬着身,又顿了下,道:“万通钱庄,大宋票号,万全钱庄。”

赵煦看着朱浅珍,心里有些想笑。

他在‘军改’上很多称呼,都被许将,章楶给要求改回去了,这朱浅珍,大概也不太喜欢或者不理解票号的意思,用了一个票号,两个钱庄。

‘军改’上,赵煦可以体谅许将,章楶的用心良苦,但涉及票号这件事,赵煦决定坚持己见,道:“皇家票号,就这么定了。”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