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张天师在都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张天师在都市 (第1/3页)
    

赵煦静静听完宗泽的话,神色认真的道:“火器问题确实比较多,但不能弃置不用,要加强运用,逐渐消除弊端。朕还是那句话,将来的战场,会由火器决定,弃之不理,我们以及后代会吃大亏的。骑兵的问题,朕与许尚书等聊过。许尚书回来后,兵部会统管后勤,将会筹建至少三个马场,培养优质战马。至于消耗,朕决意对军队进行削减,起码削减二三十万,省下来的足够了……”

宗泽听着,当即道:“是,臣领旨意。”

赵煦点点头,道:“三万人还是太少了,等许尚书等回京后,要对北方各路进行整顿,朕给你们三个番号,加上骑兵,火器,总共五个,总数要有六万人,驻扎在开封城三面……夏人一败,我们起码有一两年时间,时间不算多,任务紧,莫要懈怠……”

宗泽倾身,道:“臣明白。”

赵煦瞥了眼童贯,道:“你今后就留在宫里吧,坐视机要房。”

童贯一惊,悄悄看着赵煦的侧脸,本能般的猜测是不是他哪里做的不妥,心惊胆战中想到‘机要房’又悄悄一松,暗暗分析着赵煦话里的目的,不动声色的道:“小人领旨。”

童贯话语一落,一个小黄门远远跑过来,与赵煦行礼后,在陈皮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陈皮眉头皱了下,挥退小黄门,来到赵煦耳边低语。

赵煦拿起茶杯喝茶,听着就道:“你是说,陈朝是求见燕王,而不是祖母?”

陈皮应声,道:“是。”

赵煦神色玩味,笑着道:“这是学聪明了啊。”

宗泽不语,也仿佛没有听到。

想了片刻,赵煦笑容越多,道:“准。想必章相公很快就要来见朕了,陈皮,你让人去拦着,就说朕与宗卿家在谈事情,分不开身,让他看着办。”

陈皮道:“是。”说着,就招来人,低声吩咐。

赵煦没有在意这件事,继续与宗泽道:“军队首先在‘魂’,一支军队必须有强大的精气神才能有战力,塑魂十分重要!同样要纪律分明,军法森严,任何一点都不能懈怠,军队事关国社,必要要有足够的重视……”

宗泽神色肃然,认真的听着,应着。

赵煦在与宗泽说着军队的事情,曹政这会儿到了青瓦房。

章惇听完曹政的话,神色冷漠,瞥了眼蔡卞,道:“这些事,真假多少?”

曹政抬着手,道:“从状书上看,什么结党营私,任用奸佞都是虚的,最关键的,就是一条‘侵占永业田’,下官还得核实。”

曹政话语落下,章惇没有说话。

蔡卞知道他的意思,沉吟一阵,道:“当年确实有这件事,王公听到后很生气,勒令退回,我也命当地监察。后来我等被放出京,鞭长莫及,慢慢淡忘了。算起来,快有十年时间了。”

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,王家的事,自然少有他不清楚的。

章惇见着,冷哼道:“还是冲着我们来的。我还没动手,他们倒是先发制人了!我去见官家。”

蔡卞道:“那个陈朝进来了,打着见燕王的旗号,可能要去见太皇太后了。”

章惇已经站起来,目中骤然闪动厉色,道:“这一次,我要让所有人清醒清醒!来人,将蔡攸叫来见我。曹政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去就来。”

蔡卞看着章惇迫不及待又凌厉非常的背影,深深吸了口气,看着曹政道:“无需顾忌我,你回去之后,调查清楚,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。王安礼毕竟不是我岳父,动摇不了熙宁之法复起。”

曹政有些犹豫,道:“下官担心这只是个开始,王经略这次是随章经略等回京叙功的,要是由此撕开一个口子,演变成了朝野对环庆路一战的功过争论,怕是影响朝廷以及官家的布置。”

蔡卞听着,不由得皱眉。

曹政说的,何尝不是他担心的。朝野本就沸沸扬扬,要是由着这件事引爆,不说明年复起新法,今年的改制未必还能顺畅推进。

章惇来到福宁殿大门前,一如以往的直接迈步进去。

门口的黄门没有拦他,跟在他身侧,陪着笑道:“章相公,是来见官家的?”

章惇面无表情,心里还在计较着怎么与赵煦说,淡淡的嗯了一声。

黄门道:“章相公,官家此刻不在殿里。童公公与宗员外郎进宫了,官家与他们在御花园说话。”

章惇脚步一顿,他已经想起来了,看向这个黄门道:“已经一个时辰了,还没有说完吗?”

黄门侧着身,道:“官家还没有回来,应该还没有。”

章惇不会煞风景的跑去御花园,道:“那我在这里等。”

黄门瞥了眼前后,低声道:“章相公,其实也不用。官家之前留下话,如果有什么事情,章相公可以自行裁量决断,不必事事汇报。”

章惇剑眉忽然一动,会意的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说完,他转头就走。

宫里发生的事情,陛下不可能不清楚,留下这么一句话用意十分明显!

章惇脸角微微抽搐了下,双眼似有杀意翻涌。

黄门跟着,又回到了门口站好。

章惇从福宁殿返回青瓦房,不及坐下就与曹政道:“既然接下了就查,但王安礼不在京城,先查待审。蔡攸还有多久到?”

曹政抬手,觉得这确实是个办法。

一个文吏出来,道:“回相公,已经派人去通知了。”

章惇坐到椅子上,如同一柄蓄势待发的利剑,气势凌然语气却波澜不惊的道:“好。那个陈朝去见燕王了?”

蔡卞拿过一道奏本递给他,站在他桌边,道:“已经进去了,也不知道这一次燕王会不会从慈宁殿里出来。”

章惇根本不在意赵颢,他更对高太后感兴趣,眸光冷厉,道:“让人盯着,这一次,赵颢一定要出来!”

蔡卞瞥了眼曹政,道:“你先去,稳住杨绘等人。他们有爵位在身,闹将起来,官家也不能强行压下去。”

曹政已经听出了一些味道,哪敢多留,连忙道:“是,下官告退。”

章惇等曹政走了,沉吟着,道:“六部七寺那些人你走一走,交个底。这一次,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,顺便为明年的事情打个基础。”

蔡卞沉吟着,道:“好。不过,最重要的,还是官家那边。你应该察觉出来了,官家有些想法与我们不一样。”

章惇道:“官家留话,让我自行其事,无需事事汇报。”

蔡卞明白了,坐回椅子上。

两人不再说话,继续做着事情,既等着蔡攸的来,也等着陈朝从慈宁殿出。

慈宁殿内。

赵颢脸色依旧苍白,时不时还咳嗽几声,等陈朝说明来意,他捂着嘴,咳嗽着道:“陈郎中,既然大理寺已接了案子,你来找小王做什么?小王现在是病入膏肓,无法视事,你去找曹寺卿即可。”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