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端午节的由来简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端午节的由来简介 (第1/3页)
    

赵煦又看向章楶,道:“命前线不得懈怠,十二时辰的给朕盯着,朕不管他们是虚张声势,还是顾布迷阵,决不能给辽国机会!”

章楶道:“是。臣之前已有所布置,会再次调整,确保河北路等安稳。”

赵煦轻轻颔首,继而眯起双眼,道:“再想想办法,能不能联络上辽国境内的叛军,给他们提供些帮助,战术上的指导,军事上的援助都行。”

二章当即明白赵煦的用意,章楶仔细思索,微微摇头道:“官家,辽国的叛军躲在西北,离我大宋太远,鞭长莫及,怕是很难联络上。”

赵煦一笑,道:“试试吧,能联络上最好。”

“是。”章楶道。

赵煦心里默默盘算,辽国境内现在的情况,他所知有限,只知道,辽国西北叛乱是‘古扎、达里底、拔恩母’等部落所起,打下了倒塌岭,大概位置是后世的内蒙二连浩特,这三个部落,也就是蒙古部落,不堪辽国欺压才不断反叛。

并且,三个部落势力有胜有败,声势日渐浩大。

大宋离他们太远了,中间还隔着西夏,吐蕃。

章惇见赵煦没有惊慌失措,另改主意,心里稍松,见赵煦一身泥浆,四周又都是泥沙,一股怪味,不动声色的道:“官家,辽夏暂时不足为虑,当前还是‘新法’为要。开封府试点,推进的还算顺利。户丁清查已经在有序展开,想必用三个月就能完成,年底之前,应该可以进行重新划分土地……”

赵煦看向章惇,沉色道:“对于辽夏,我们的态度,应该是:战略上,藐视他们;战术上,重视他们。”

章楶一怔,仔细品味着两句话,当即躬身道:“圣训极是。”

章惇面色如常,跟着道:“臣谨遵圣训。”

赵煦见他们突然这么认真,摆了摆手,道:“关于开封府试点,确实不错,但我们也要看清楚里面的真实情况。年底能分地,朕不那么乐观,现在的关键,在底层官吏,这个一定要把握好,坏事,往往坏在这里。法度要严,严的不止是士绅百姓,还有我们自身。”

章惇肃色道:“是。”

赵煦想着开封府,心里思忖着,他得找时间继续下去看看,转向章楶,道:“许尚书去了地方,‘军改’应该能再向前走一步,还是那句话,以‘稳’为先。官吏不能增加,厢军也不能,禁军的挑选,从厢军中挑,也要训练新兵,军法必须严苛,散兵游勇,见风就逃的情况,朕决不允许再出现!”

章楶沉声道:“臣领旨。”

大宋的‘军改’一直是头等大事,但里面太过复杂,需要小心以及时间去梳理。

‘地方新体制’已经初步建立,还在不断深化中,‘军改’也是一样,这些事情,都急不来。

三个人在说着事情,不多久,一个黄门进来,递给陈皮几道奏本,耳语了几句。

陈皮挥手,来到赵煦身前,低声道:“官家,十几个朝臣联名奏本,请求朝廷与辽夏和议,以息兵戈。”

赵煦摆了摆手,根本不看,与章楶道:“辽国冒头,并非是坏事,可以好好检验一下我们‘军改’的成果与得失。”

章楶想了想,道:“是。”

赵煦刚要说话,有一个黄门进来,在陈皮耳边低语。

陈皮皱眉,挥退他,又来到赵煦身侧,低声道:“官家,户部今天发俸。”

赵煦唔的一声,继而笑着与二章道:“今天发俸,少不得有些事情发生,走,与朕一起用膳,然后咱们去看看?”

二章对朝廷发俸这种事没有那么多关注,他们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。

与赵煦一起用膳,借机又说了很多事情,这才离开。

赵煦洗漱一番,就悄悄出了宫,直奔皇家票号。

这时,开封府。

发放俸禄俸房前挤满了人,吵吵嚷嚷,没半点安静。

前面几个人,提着一个袋子,满脸懵色。

看着的人,更是一脸懵,同时还紧张。

国库空虚的事已经传了好一阵子,虽然户部再三辟谣,承诺‘俸禄全额发放’,但依旧令人揪心。

再看到同僚提着远不如以往的钱袋子,轻飘飘的,更令他们不安,拼命向前挤。

最前面一个,看着桌内的发放俸禄的小吏,一脸忐忑的道:“那个,我这个月的俸禄七百钱,能拿到多少?”

他说的很小心,没敢提其他‘福利’的事。

那小吏翻着账簿,同时准备钱,头也不抬的道:“全额,一半现钱,一半交子。交子可以去皇家票号现取。行了,不要多问了,我解释的都烦死了。”

小吏皱着眉头,一脸烦躁。

领俸禄的人顿时不敢说话,这些发钱的人不能得罪!

这个人提着钱袋子,似乎是有了一半,心里多少安心,脸上不安稍缓,快步离去。

下面一个急着冲过来,不管其他,道:“我要全不现钱!”

小吏抬头看了他一眼,一边准备钱,一边道:“现钱是户部发过来的,交子是户部向皇家票号借的。你可以去皇家票号兑换现钱。不要跟我说其他,问我乱七八糟的,我只是发钱的,哪知道那么多事?你们想问,就去户部,去政事堂问!”

这个人似乎强横了一些,嚷着道:“我不管,以往都是现钱,我现在就要现钱!”

小吏头也不抬,淡淡的道:“曹府尹就在衙门内,你要是这样说,我就去告诉他,请他来给你发。”

这个人顿时不敢说话了,知府那是通天的大人物,他们这等小吏平日里见着都得躲着,哪敢真的劳动这样的大人物来给他们发俸禄。

这个人快步走了,下一个是穿着华服的中年人,肥头大耳,油光满面,一看非富即贵。

小吏看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,低头自顾点钱。

中年人陪着笑,默默等着,等拿到钱袋,点好钱,舔着脸笑道:“对对对,那我就去那皇家票号对现钱?”

“快去。”小吏有些不耐烦,看了眼他身后的人群。

中年人没走,笑容越多,道:“那其他的还要多久,孩子在等着做衣服,米缸也见底了。”

小吏抬头看着他,顿了片刻,忽然嗤笑道:“你家缺布,没米?我记得昨天你花了三十贯买了一幅画,怎么,这是砸锅卖铁买的?连孩子死活都不顾了,对了,你生第十二个了吧?看不出来,你身体还不错啊。”

中年人笑呵呵的,一点不恼,道:“就是因为这个才缺钱的,那个,能不能说一下,还要等多久?”

小吏面色趋冷,这家伙,越来是没皮没脸了。

“去去去,”小吏不耐烦的摆手,道:“我只负责发钱,这些事,你去问户部,下一个。”

中年人见问不出什么,不羞不恼,笑着应着,提着前离开,快步走向御街。

小吏似乎身经百战,应对的游刃有余。打发了眼前这个,继续下一个。

开封府这里发俸的同时,六部三寺以及众多官府衙门都在发俸,因为‘一半现钱一半交子’、‘其余暂缓’的原因,闹出了不少事情。

好在各衙门早有预案,并没有出现大问题。

御街,皇家票号。

票号开了六个柜台,不知道多少人在排队,从票号里面,一直延生到街道,足足有上百人。

更有人企图插队,吵嚷不休,将皇家票号前弄的一片混乱。

在原本护卫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,刑部,开封府迅速派人来维持秩序,这才勉强控制住。

一个柜台,有个年轻人焦急的仰着脸,递过一叠交子,急声的道:“这些是工部刚发的,你们可不能不兑!”

里面的伙计接过来,仔细核验一番,道:“这些交子是我们的,没问题,五百钱,向左走,那边领钱。”

那边有个不大的窗口,里面的人将一袋子五百钱放到柜台上,等着。

那人还在忐忑,应着走过来,结果钱袋,仔细看着,清点完这才放心,犹豫着道:“我要不要画押什么的?”

“不要,交子兑换,认交子不认人。”柜台里的伙计随口回答。

“好好。”取钱的人喜色的拿着钱走了。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