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斯大林格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斯大林格勒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你是做梦!你看看,那吕大防,平日里人人尊称一声吕相公,可背地里的事情,你们知道多少?要不是那些家产摆到你眼前,你能相信他们是贪官污吏?”

“我觉得也是,即便是这样,官家还是不能杖毙的,我朝就没有惩治宰辅的先例,坐牢的都没有!”

“那怎么办?他们贪污了那么多钱,害死那么多人?就这样算了?还是做着官,花这钱,万人敬仰的安享晚年?”

“这……咱们老百姓听着肯定不甘心,但人家做官的不这样想……”

“是啊,官是官,民是民,他们荣华富贵享用不尽,哪会在乎我们说什么……”

“哎,真希望陛下能杀了他们,给我们百姓出口恶气……”

人群中一些人悄悄对视,见话头带起来,便无声离开人群。

赵煦这会儿,已经与梁焘,杨畏等人进了户部。

梁焘一路上介绍着户部的情况,话里话外都是这段时间的表现,尤其是环庆路的军饷已经凑集一半。

赵煦听着,满意着点头,道:“国之重事,无过于边疆安稳。梁尚书以及诸位卿家,你们辛苦了。”

梁焘等人惊喜过望,连忙行礼,道:“不敢当陛下赞赏。”

赵煦在户部走着,看着,这个户部很小,简陋,他瞥了眼身后侧的梁焘等人,语气畅快的道:“朕今天来,一来是看看户部的政务,三司衙门太过令朕失望,朕希望户部能挑起担子,不要让政务乱套。其二嘛,就是来认认诸位卿家,也让诸位卿家看看朕。朕登基七年了,怕是见过朕的人不多。我大宋君臣一体,朝政要多依赖各位卿家,日后免不得多见面……”

不说梁焘,杨畏,其他人更是激动。能见到皇帝的机会,确实不多,但真的要是经常能见到,那官位必然要升一升!

一群人好似听懂了赵煦的话,气息忽变得急促起来。

赵煦余光见着,忽然道:“杨卿家,你举告吕大防等腐朽朝臣有功,工部尚书范纯粹涉案入狱,工部户部尚书有缺,你暂代工部尚书。”

杨畏大喜过望,连忙上前,抬手道:“谢陛下!”

一众人刚才还想着,眼见着杨畏又升官,心里更是躁动不已,脸上涨红,似乎就等着赵煦点他们的名,给他们升官了。

梁焘有些羡慕,他之前是户部尚书,现在还是,虽然暂代三司使,却没有实际的提升。

赵煦继续走着,梁焘越发恭谨,一众人小心谨慎,见缝插针的说话,极具表现欲。

赵煦在户部转了一大圈,临走前,与梁焘道:“三司衙门被封,一应权职都在梁卿家身上,卿家要挑起来,不能懈怠。”

梁焘似乎听懂了,沉声道:“臣明白。”

赵煦微笑,摆了摆手,转身前往吏部。

路上,童贯走近,低声道:“官家,安排妥当了。”

赵煦微微点头,带着一大群人,来到吏部。

吏部侍郎这会儿战战兢兢,见了赵煦就行礼,道:“臣吏部左侍郎潘鹤齐参见陛下。”

赵煦目光看过一群人,道:“吏部尚书呢?”

潘鹤齐低着头,脸色有些发白,道:“回陛下,尚书病了,已向政事堂告假。”

好巧不巧,在今天生病告假。并且,除非是大病,知道赵煦要来,居然还躲着不见。

赵煦面无表情,心里也能猜到。无非是这位吏部尚书即便没有涉入吕大防一案,但也倾向于吕大防,这会儿是故意躲着。

潘鹤齐以及他身后的一干侍郎,员外郎全都战战兢兢,神色害怕。

尚书怠慢陛下,陛下会不会恼怒的迁怒他们,甚至是杖毙一两个?

童贯躬着身在赵煦身侧,盯着吏部一群人,面色不善。

赵煦看着潘鹤齐等一众人,没有令他们起身。

他在想着吏部的事,吏部虽然负责官吏铨选,但实际上是隶属于尚书省,而尚书省实际上又隶属于政事堂,与其他五部大同小异,权职受到非常大的侵夺与压缩。

思索一阵,赵煦瞥了眼潘鹤齐,淡淡道:“去兵部。”

潘鹤齐等人神情大变,抬着手,头上冷汗涔涔。

陛下,对他们不满,十分不满!

潘鹤齐张着嘴,想说什么,眼见赵煦走远,想说‘恭送陛下’,却没说出口。脸色苍白,眼神焦急恼怒,没有半点办法!

四周跟随围观的百姓,指着吏部也是议论纷纷。

“这是,故意给陛下难堪吗?”

“肯定是,我听说吏部尚书与吕大防是亲戚……”

“啊,原来是这样,吏部这些人,真是大胆……”

“这哪里是大胆,分明就是藐视……”

潘鹤齐听着,心惊胆寒,恨不得找块石头撞死。吏部的大小官员,更是恐惧不安,瑟瑟发抖。

赵煦来到兵部,兵部却比吏部更为‘残破’,不止是府衙的破旧,还在于‘官吏凋零’。

只有一个员外郎以及几个小吏来迎接,那员外郎忐忑的抬着手,道:“臣兵部员外郎,章九山参见陛下。”

赵煦看着他,更为意外了,向里面看了眼,道:“你们尚书,侍郎呢?”

章九山神色动了动,似有些为难,哆哆嗦嗦的道:“回陛下,都被抓走了。”

赵煦眨了下眼,道:“朕看过案卷,记得你们尚书,还有一个侍郎没有涉案。”

章九山嘴角颤抖着,好一会儿,道:“刚刚,他们去刑部自首了。”

赵煦嘴角抽了下,这怕是被他给吓的。

一时间,他很无语。

童贯低着头,瞥向不远处的南天友。南天友一怔,慌忙上前请罪,道:“官家恕罪,微臣这就派人回去问。”

赵煦不在意的摆了摆手,他来兵部,自然不是走走。

现在的兵部,基本上是负责后勤事务以及管理地方的厢军,实权很小,基本上都被三衙与枢密院给分割了。

赵煦对‘三衙’不感冒,在他的心里,军队应由兵部统管,枢密院调派,分割统调之权,十分合适。

而兵部,最好是一武一文的搭配,并由内监提点,确保军权牢牢的在他手里!

赵煦瞥了眼童贯,又看向章九山,道:“朕很快会给你们指派新尚书,你先管着兵部,不要乱了。”

章九山见赵煦没有追究,脸上还是大滴冷汗落下,连忙道:“微臣明白。”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