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巴克斯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i6fx.com
     巴克斯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谢官家。”那参谋惊喜,连忙抬手。

赵煦看了眼众人,特意是章楶,心头豪气涌动,沉声说道:“明日下旨,御驾亲征,章相公为总经略,统帅各军,这一次,我大宋必胜!”

“吾皇英明,大宋万世!”

一众人当即抬手,朗声应下。

随着这么多天的发酵,赵煦‘御驾亲征’虽没有官方透露,实则汴京城上上下下都有‘预感’。

赵煦又说了几句,与章楶并肩出了机要房,回转垂拱殿。

路上,章楶沉思再三,道:“官家,浅攻扰耕确实是不错的战术,但只能伤及夏人皮毛,而坚壁清野,则过于被动,劳民伤财,自困于己。”

这‘浅攻扰耕’是章楶与章惇提出来的,赵煦深为赞同,听着章楶的话,赵煦哦了一声,若有所思的笑道:“章相公,有了新想法?”

章楶躬身,道:“是。臣以为,夏人地域辽阔,倾国而来,必然内地空虚,臣意,由陕西路出兵,绕到北上,可深入,也可击敌后背,夏人腹背受敌,难以自处。”

赵煦赞许的点头,道:“这件事,朕有考虑。不瞒卿家了,朕已拟定密旨,命种建中的骑兵择机北上,纵横夏人腹地!”

章楶一怔,连忙说道:“官家英明。”

赵煦摆了摆手,道:“小手段,非战略,卿家继续说。”

章楶顿了下,道:“官家一再强调‘必胜’,臣深以为然。论军力,我大宋不如夏,骑兵,步兵皆如此,且夏人狂妄自大,轻视我大宋,是以,臣以为,当以弱兵诱敌,扰敌,疲敌,其疲惫击之。外伏强兵,内坚壁清野,困敌于茫茫,操必胜之计。”

赵煦听出来,章楶的意思,大宋这边,不能硬碰硬,走‘战术流’。

赵煦背起手,脚步放慢,心里思索着。

他御驾亲征,不是要将西夏打回去那么简单,他需要彻底扭转局势,获取宋夏战略主动,为‘新法’赢得时间。

至于威望之类,反而是附带。

赵煦走到垂拱殿前,才道:“章卿家,你说,有没有可能,我大宋取得兰州,宥州,天都山等地?”

兰州,宥州,只是贯连天都山,赵煦话里,最紧要的是天都山。

在西北多年的章楶,自然明白天都山的重要性。

除了战略上的,天都山还是一块畜牧耕稼膏腴之地,尤其是产良马!

这样一块地方,宋朝这边着实难以不心动。

章楶刚才在机要房就隐约看出来,心里早有盘算,这一刻,沉吟再三,道:“臣,需要更大的权力。”

赵煦双眸猛的一睁,猛的上前,拉住章楶的手,道:“真的有机会?”

这样一个战略要地,赵煦太垂涎了!

章楶神色不动,抬手躬身,道:“臣请这次战事的全权指挥,任何人不得插手……包括官家。”

陈皮在一旁听着,心头一惊,低头不敢多嘴。

赵煦眸光灼灼,深吸一口气,道:“好!只要能拿到天都山,卿家要什么朕都给!朕不去环庆路,朕就在秦凤路,朕听奏报,非重要之极,卿家皆可驳朕!”

西北诸军,总兵力已达三十万,章楶没想到,赵煦想都不想就真的将兵权交给了他!

章楶瘦削的脸角鼓动了一下,忽然跪地,行大礼的沉声道:“陛下以国士待臣,臣必以死相报,不负陛下之望!”

赵煦连忙扶起他,拉着他进垂拱殿,道:“卿家想必有想法了,来,说与朕听。其他人都在外面候着。”

陈皮应着,将所有人都拦在外面。

章楶是一个富有军事经验,有很高战略战术的大家,事实早就证明了这一点。

在过去他就很有想法,虽然被‘旧党’压制,但在去年,还是辉煌的大败西夏,拿回了诸多要塞,大宋几十年的被动局面有了改变!

眼见赵煦的目光投的更远,同时也有机会,章楶自然不会‘自谦’,在垂拱殿内,君臣二人就坐在椅子上,深入的讨论着彼此对这一战的看法。

请假一天

大宋朝堂上下,磨刀霍霍,各种备战准备早已经在明面上。

开封城里,对这一战的议论声渐渐增大,饱含忧虑。

随着高太后的过世,以往抱着高太后大腿的人,纷纷低调起来。

魏王府本就低调,而今更加的无声无息。

但这一天,还是来了不少人。

都是大宋赵家的近亲远亲以及姻亲。

赵煦的曾祖仁宗皇帝无所出,祖父英宗皇帝的几个儿子都已经过世,到了赵煦这一代,皇室的近亲叔父辈其实已经没了。

加上赵煦的小娘朱太妃出身平民,父亲过世的早,外戚等同于无。

因此,能直接找上赵煦的门,几乎没有。

是以,只能寻求其他办法。

魏王妃不想见任何人,不想掺和复杂的朝局,但有些的面子,她不敢驳。

魏王与那燕王的性质一样,曾经垂涎赵煦的皇位,做了不少事情,高太后一死,魏王府是岌岌可危,在宗室里就差透明了,朝廷又要削减俸禄,魏王妃感觉日子是越发的难了。

偏庁里。

一群老少坐着,忧心忡忡的说着话。

“王妃娘娘,这国库本来就空虚,朝廷要借钱发俸禄,这倒好,又是大战……”

“可不是,那些变法派,整日里无事生非,太皇太后才撤帘多久,这天下就乱成这样,哎……”

“官家年幼,被章惇等人诱骗,现在居然还要御驾亲征,这要是天翻地覆啊……”

“娘娘,不是老朽说丧气话,这要是官家有个三长两短,我大宋怎么办啊……”

到了这里,一群人的声音陡然小了不少。

赵煦还没有子嗣,孟皇后的孩子并没有出生,论资排辈? 如果赵煦突然驾崩? 继位的第一个人应该是老九赵佖,但他是个盲人? 不可能? 其次是赵似,因为赵佶被赵煦废了。

魏王妃不是傻子? 哪里看不出来,淡淡的说到:“诸位? 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? 这些事情不懂,你们还是去找别人吧。”

当即有人反驳了,说道:“娘娘此言差矣,论辈分? 您是官家叔母? 魏王妃,连太妃娘娘都敬重,事关国社安危,娘娘岂可推脱?”

“是啊娘娘,官家刚刚亲政? 什么事情还都不明白,被变法派骗去御驾亲征? 那些人包藏祸心,不能不防啊……”
最新网址:mi6f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